電商法將實施 朋友圈的代購是漲價還是退出?

日期:2018-12-26 / 人氣: / 來源:未知

《電子商務法》2019年1月1日就將正式實施了,屆時所有代購、微商都多了一個專業稱呼:“電子商務經營者”,他們都需要辦理采購目的地和中國雙方的營業執照,並且繳納相應稅務。那麽問題來了,我們還能在朋友圈買到韓國化妝品、美國奢侈包嗎?價格會上漲嗎?半年跑四五趟韓國代購的小雪告訴天府早報記者,自己最近已經正告朋友圈暫別代購,而做美國代購已有五六年時間的張女士則直言,“走一步看一步,如果以後將來利潤空間太薄,只好作罷!”

美國代購

大戶轉型跨境電商小微企業

散戶要麽減量要麽放棄

“這個事情,我們早就聽說了!”張女士做美國代購已經有五六年時間,她的表姐早年間隨夫遷往美國新澤西居住,生下兩個女兒後就專職帶娃,“表姐在美國負責購買,而我們幾個表姐妹則負責在國內售賣。”生意越來越好後,表姐找了個搭檔小媛(化名),“也是個華人,嫁到美國的,沒有上班,專職代購。”張女士透露,“兩個人一個負責采購,一個負責發貨。”

今年,張女士的表姐回國工作了,“所以現在代購並不是我和表姐唯一的收入來源,隨遇而安,能做就做吧,我們現在只能算是小打小鬧的散戶,不過新‘商務法’可能對她的搭檔有些影響。”張女士分析說,小媛目前在國內有兩三百個客戶,她打算在美國注冊一個公司,辦好相應的執照。“其實美國的執法部門不會管你買了多少,賣到什麽地方,不過那邊辦理相關執照也很簡單,算是有個保障吧。”

張女士本人暫時沒有辦理相關證件的計劃,“如果是以前的美國快遞,可能會擔心清關問題,但現在直郵很方便、很便宜了,所以我們打算先做著,實在做不下去了就算了。”原來,張女士以前代購幾乎都是拼郵,“以前郵費按照體積來算,所以經常用個大箱子寄,裏面可能會塞進上百件東西,均攤下來,郵費就很便宜。”不過現在美國的快遞公司也越來越適應中國國情了,“現在單個直郵的價格降低了很多,以前100元的,現在只要10元。”她分析說,“大件的貨物很容易被海關卡住,而且拿回來還要分開寄出去,很麻煩,現在小箱直郵到客戶家,就規避了清關的風險。”張女士坦言,“這樣一來,我們只能算是個中間商,貨物不過手,所以被查到的可能性就會比較小。”不過,她也直言,“現在我們一件物品可能只是加價100元,但如果將來代購成本上漲,和國內價格差不多,沒了優勢,我們就直接放棄了。”她表示,“不可否認的是,《電商法》實施之後,個人代購的成本優勢肯定會漸漸地失去。做得好的個人代購,像小媛這樣的。將來或許會轉型爲從事跨境電商的小微企業,而像我們這樣的散戶,要麽減量,要麽放棄。”

日韓代購

運費貴且面臨退運和消失風險

包裝盒和袋子都不敢要了

張女士的朋友小A近兩年專職做日本代購,“她有個微信客戶群,別人要了貨,就會記下來,過段時間就自己跑趟日本去購買。”張女士透露說,不過小A最近一次的貨物卻被海關卡了,“整整3箱貨物,全部被退運回日本了。”她分析說,“可能是貨物太多了,最近半年海關查得都比較嚴。”後來,貨物退運回日本的快遞公司後,又經過分裝重新寄回了成都,“不過這一來一回損失了不少,小A這趟算是虧大了。”張女士坦言,代購的風險挺大,“以前被海關查到,一方面是要補交稅款,補齊後就發出來,但有時候也會向小A這樣直接退運,甚至,有時候貨物還可能直接憑空消失,這種損失是最大的。”她直言,“尤其是代購奢侈品,一個包包價值就好幾萬,一旦丟失,損失巨大。”

10年前就開始在成都做韓國化妝品經銷的小雪,今年也開始跑起了代購,半年前甚至直接將開了多年的化妝品實體店關閉了,專心做起了代購,“剛開始還不錯,快遞很方便。”她透露說,以前跑一趟韓國,第一時間就會把最重、體積最大的貨品先快遞回來,“差不多一周就到成都了,很方便。”但後來快遞費卻越來越貴,“可能是新法案快實施了,海關查得也很嚴,最近一次快遞,包裝盒、袋子這些都通通不敢要了。”即便如此,貨品也不容易通關,“之前澳洲朋友幫我寄一雙UGG過來,沒想到只是一雙也被退回去了。”

小雪表示,韓國代購最近幾年挺火,“因爲韓國很多東西真的都要比其他國家更加便宜。”不僅如此,幾乎所有的免稅店專櫃都配有會中文的工作人員,“不過韓國實行的是饑餓營銷,不是你想買就能隨便買,一方面要限購,一本護照買到的同一個品牌貨品不能超量,而且會搭售,比如買一個爆款的口紅色號,就要搭配銷售一個最差的色號。”加之韓國因爲節假日等機票都會漲價,所以每跑一趟都需要精密的計算,“比如球賽日,可能機票都會漲很多,貴的時候往返4000多,便宜的時候才一千多,再加之要算好購貨量,所以也挺麻煩的。”

未來

有人暫別代購等待辦證

有人關閉微店繼續經營朋友圈

“《電子商務法》最近已經在我的朋友圈傳開了!”她坦言,“肯定有影響,我們好幾個做代購的朋友都在謀新的出路,今天還有朋友在說,都不知道以後能幹啥子了。”小雪和朋友們現在最希望的是能第一時間辦到營業執照,“但是目前沒有相關明確的程序,指引我們咋個去申請。”

天府早報記者日前聯系了聯系了成都市公安局網絡監管處,相關負責人胡楊表示,“法案實施後,在成都市工商部門的辦證窗口都可以辦理相關執照。”不過,記者隨後致電其提供的窗口電話,未能接通。

目前,小雪已經正告朋友圈暫別代購,“等有了合法手續,我准備還是開個實體店。”

記者了解到,不少代購還開設了微店,“都是免費開的。”張女士告訴記者,如果《電子商務法》實施後,會影響到微店的開設,就會直接關閉微店,“如果要交錢,或是辦執照,我肯定就關了。”不擔心影響客源嗎?“微店本來也沒什麽客源,開店只是爲了給刷信用卡的客人使用,也可以爲客人呈現貨品。再者就是發貨、記賬這些方便點。”張女士坦言,自己的客源主要還是來自于朋友圈,“朋友圈的生意,說白了也是靠熟人支撐,能做一天算一天吧!”

相較于代購,微商對于《電子商務法》知曉率要低不少,在朋友圈做了兩年微商,專賣婦女兒童服裝的小麗,有一個百余人的微信群聊,每天在裏面轉發貨品,“一個月收入從3000到1萬元不等。”在一家軟件公司做工會工作的她直言,並不知道什麽《電子商務法》,更沒有考慮過要辦執照或是交稅。

小麗透露,她和4家服裝工廠合作,“我賣的東西都很便宜,質量也不錯,建的微信群也是朋友間互相推薦的,就算是讓我交稅,我也不知道該怎麽交。”

作者:酷衆電商


現在致電 0371-53633328 OR 查看更多聯系方式 →

Go To Top 回頂部

豫公網安備 41018402000212號